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 合肥新闻资讯 > 历史人物 >

重启前夜_人物

2020-03-25 17:41| 作者: 合肥新闻资讯|来自:

3月23日,保洁人员为汉口火车站地铁站消毒,为恢复运营做准备。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

一名工作人员把“无疫情社区”的牌子贴到墙上。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

3月23日,武汉市第一医院一些医护人员在武汉天河机场为广东第14批援鄂医疗队送行。新华社记者 陈晔华 摄

  向身穿防护服的卡口工作人员出示了核酸检测结果和健康码后,李超(化名)驾车通过了岱黄高速府河收费站。他狠踩一脚油门,把武汉甩在身后。

  这是3月23日上午。前一天晚上8时许,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知,符合条件的人员可离开武汉在湖北省内通行。

  通知发布4个多小时后,谭晓桂和7名因建设雷神山、火神山两座医院而滞留武汉的恩施老乡搭乘“点对点”大巴,首先通过了离汉关卡。

  3月18日,武汉首次报告新增确诊病例为0的当天,该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明确省内中、低风险地区人员可凭湖北健康码“绿码”、本人身份证和企业返岗通知返回武汉。

  停跳两个月后,这座位于中国地图心脏位置的城市,开始有进出的血液流动。

  出城

  李超太想回襄阳了,以至于从3月中旬起,他几乎每天都从位于光谷附近的家出发,驾车40分钟到最近的高速路口。他通常把车停在距离卡口100米左右的地方,摇下车窗,拉低口罩,点上一支烟,望向那几条冷清得有些不真实的通道。

  30岁出头的李超是一家劳务公司的包工头,常年在襄阳接项目。往常3月,正是他带着工人大干特干的时候。

  能够每天出门去高速路口看看,缘于李超带人参与了火神山、雷神山两所医院的建设。因为工程需要,总承包单位给李超出具了进出小区的工作证明。

  2月20日,雷神山医院全部病区启用,施工队的活算是正式做完。两天后,武汉推出健康码,李超第一时间注册,“打卡的事一天都没落下”。

  去年下半年,汉十高铁通车后,他在襄阳东津新区接了个大项目。“现在那个项目已经陆续复工。”李超担心再这样下去,说不定哪一天大项目就不是自己的了。

  湖北是劳务输出大省,出省务工人员常年保持在600万人左右。以武汉为例,2019年,武汉市人社局发布的《关于做好2019-2020年度武汉户籍外出务工农民意外伤害保险工作的通知》中提及,该市完成了7个参保区近130万名参保人员登记统计和审核工作。

  直到3月23日,包含在这一数字中的绝大多数人还封闭在家中。

  看到同处一个隔离点的谭晓桂连夜离开,刘旺生(化名)既羡慕又着急。根据最新发布的通知,要到4月8日,刘旺生和5个河南老乡才能回家。

  大年三十那天,架子工刘旺生跟着施工队从河南赶到武汉。火神山、雷神山两所医院建设,定点医院改造,方舱医院、隔离点建设……在武汉的一个月里,刘旺生每天睁眼就是干活,一直干到晚上闭眼睡觉。

  最后,所有工程都结束了,刘旺生自己住进了隔离点。本以为14天后就能返回河南等待外出务工的机会,但直到他隔离结束,武汉仍是新冠疫情高风险地区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像刘旺生这样被困在武汉的外省建筑工人有近百人。工程总承包单位承诺提供免费食宿直到封城结束,可这并不能让刘旺生安心。隔离那天起,这些务工人员就没了收入。谭晓桂的孩子生病住院,到离开前几天,他之前打到医院账上的钱只剩两位数。刘旺生也要养家,他不知道等离鄂通道开放时,外面还有没有岗位留给自己。

  生死

  同样不能复工,蔡娟和丈夫却不着急。3月,经历了生死考验的一家5口,主要活动是熟悉他们的新家。

  截至3月23日,武汉累计治愈新冠肺炎患者43214例,累计死亡2524例。前后数字间,隔着的是阴阳两界。

  春节前,来自湖北黄梅的蔡娟一家搬进了武汉的新房,并准备在那里过年。

  突如其来的高烧毁了他们的计划。1月23日,丈夫张建雄体温38℃;1月25日,小儿子兵兵烧到38.9℃。当天,蔡娟开车拉着一家人去了医院,CT结果显示,丈夫肺部感染最严重,两个儿子肺部均有异常,女儿婷婷无异样。“那天我根本顾不上给自己挂号拍片。”蔡娟事后回忆。

  此时,在汉口区一间宾馆里,38岁的吴骞还在等待医院收治。

  1月16日中午,武汉市救助管理站救助管理科四级主任科员吴骞接到任务,护送一名独自来武汉的失聪男孩返回广州。对吴骞来说,这是他的日常工作。仅花了十多分钟,他和同事就到了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到1公里的汉口火车站。

  正值春运,车站里人潮涌动,几乎没有人戴口罩,吴骞也不例外。

  4个多小时后,吴骞在广州南站见到了早已等候的男孩父亲。由于当天前往武汉的车票售罄,吴骞联系了当地的救助管理站,买了晚上10点半的站票返程。

  两天后,钟南山院士同样手持站票从广州前往武汉。那时,吴骞已经开始发烧。

  拿到家人的CT检查结果那天,蔡娟第一次接到了她家所在社区的电话,“我很奇怪,一个陌生人为什么要问我那么多问题?”她还不知道,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这个陌生人和他所代表的组织将是她最大的依靠。

  一场疫情,让许多武汉人第一次与社区有了紧密的联系。给蔡娟打电话的是东西湖区新沟镇街荷花社区书记夏光。1月27日,张建雄经社区安排住进医院;1月28日,兵兵确诊,夏光又设法让蔡娟陪着小儿子住进了儿童医院。

  同日,在“疑似患者”名单中徘徊了一个星期后,吴骞住进了汉口医院,那时他已是重症患者。

1 2 共2页

Copyright 2006-2014 cdyikeda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合肥新闻资讯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