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先上了朋友妻

时间:2018-01-14
今天闲来无事,去朋友的公司闲侃,到了他们那里只有朋友的妻「阿芳」一人在办公室,交谈中芳告诉我「阿进」去了签合同了,不在,于是闲聊了起来。
先介绍下我朋友妻——芳,芳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,身高1米65,胸部很挺,高挑的身材,让人看了总想和他P一下。我和他们是十多年的朋友了,从中学一直到现在,前年我结婚,今年进和芳也结婚了,所以大家都都很熟悉,一起创业,共同起步,现在大家都各有小成。
最近我和进一起在聊天室里聊起,原来大家对对方老婆都很感兴趣,进和我都有感觉到,可能是和自己老婆在一起太久了,夫妻做爱的感觉没太多激情,而且在无意的交谈中感觉他老婆芳对我很感兴趣,于是大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—— 交换妻子一起干。
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总想着找机会和自己老婆谈下,可我一直都未找到机会和老婆说这事,我想我老婆那里是很难行得通的。那天进对我说:「要我俩谁有机会就先上,大家可别认真哦!」所以总想着自己先下手为强,但对于自己老婆我直到现在也没敢提…
离题了,回归正传。今天和芳闲聊中得知,进去了外地,要两天后才回来,最近天气冷了,芳说他们社区今天停电、停水,没地方洗澡,问我家方便吗?我老婆在不在,想去我家洗个澡。我告诉她可以,下班后我们在家里等她。
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。其实我老婆今天也到外地下乡演出去了,对了,忘了介绍我老婆,我老婆叫「茜」,学舞蹈的,身材样貌那是一级棒,直至今天都没要小孩就是为了保持身材。
到了5点多,门铃响了,从可视门铃中看到芳,她披肩长髮,身穿一套黑色的连衣裙,手中拿着一个纸袋,我想里面一定放着那些换洗的内衣裤。我打开了房门,芳一进门就问我:「哎,老张,你家茜呢?去哪了?」
「哦,刚刚团里来电话,说今天省里来了领导要带他们下乡演出,刚刚才出门,要明后天才能回来。」
「哦!那我在你家洗澡不方便吧?」(其实芳也是个很保守的女人)
我答道:「都老熟人了,你还怕我把你吃了呀?打个电话告诉进,看进放不放心我呀!你告诉他在我这里洗澡,看进醋不醋?呵呵!」(其实我才不怕,哪怕她真打电话,我就告诉进,今天我要先搞你老婆了。呵呵!
芳答道:「我是怕你家茜醋呀!我俩孤男寡女,茜要知道还不气死了?呵呵呵…」
「没事的,我老婆可没那样小心眼。再说是你呀,要是别人,她可能会。好了,我把水都调好了,你可以尽情享受了。哈哈哈!」
芳笑着回答我:「你可不要偷看哦!不过看了也白看,我哪有你家茜身材好呀!」(其实芳的咪咪比我老婆大一号)
我在客厅打开电视,电视里播放着一部外国大片,我故意把电视音响开得很大,但我人已走到了洗手间门口。听到里面有水流声,我想芳正在脱衣服,于是轻轻打开门洗手间门隙,哇!好美的身材,一双挺挺的双乳冲击着我的眼球,我下面立即不听使唤的顶了起来。
芳这时并未发现我正在偷看她,接着她走进了浴盆,在水的沖击下,两只奶不停地贱出了水花。她把沖水头放到了她的下身不停地沖着,可能是水温和水的沖击使她有了感觉,只见芳闭上了眼睛,用下唇咬住了上唇,不停地让沖水龙头沖击着下面,我明显感觉得到今天会有戏!
我故大声的说道:「阿芳,水温还行吧?要不要我帮你换下电热水器?」芳像被惊醒般一下睁开了眼:「哦--不…不…不要了,挺好的。」眼神向门口飘了一眼。
我身体一挺抽身离开了门口,走到客厅沙发上看起了电视,此时我正策划着我的第一步计划——酒。
我来到酒柜前开了瓶红酒,拿了两个杯子坐到沙发前,装作没事一样慢慢品了起来。大约过了十多分钟,阿芳上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衬衣,下穿一条白色直筒西裤,看上去很清秀,可能是头髮还没乾的原因,几滴水滴滴在了上衣上,立刻把上衣湿湿的贴在了她的乳罩上,两个双峰挺挺逼人,很是诱惑。
「坐下喝杯酒吧!」我说道。
「哦,你还挺有情调的嘛!一个人还喝点红酒。平时是不是茜陪你喝呀?」
「哪里呀!你来没什么饮料招呼,所以上点红酒呀!」
阿芳坐了下来,我立刻为她满满的加了一杯红酒,两人开始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。看着芳慢慢红起的脸颊,我知道时机到了,于是聊着聊着,我把话题带到了性上…
「阿芳,你知道现在很多城市中有换妻俱乐部吗?现在很多时尚人士都加入了,听说很剌激哦!有时间约阿进和茜茜一起去参加呀!」
(阿芳并未感觉到惊呀,这是出乎我意料的。)
「我才不去,都是些不认识的人,没什么感觉。再说茜茜会同意吗?她不和你离婚才怪!」
我说:「哪里呀,我家茜可没那么保守。」
「我才不信呢!要是茜敢去,我也敢去,让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戴绿帽!」
我故意说道:「哪里呀,有我们在旁边那不算!哈哈哈…」
阿芳好像聊开了一样,问道:「我听茜说你这人挺烦的,每次都把茜搞得挺累是吗?」
(这里说明一下,本人对性特强,从认识我老婆到现在几乎每天都要和老婆做爱。因我老婆是学舞蹈的,身体很软,好多高难动作都玩过,一般都是老婆受不了我才会停下。)
「茜这都告诉你呀?她回来我可要好好问问她。」此时我瞇着眼笑了笑。
「哼!你和进在一起还不是总提我们,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一样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」
我笑了笑并未回答,表示默认了。「听进说你那里比较紧是吗?」我故意色迷迷地看了下她的下身。
阿芳像是被我挑逗开了:「去你的!死阿进,什么都乱讲!」
此时我胆子也大了起来,弟弟已把内裤顶得受不了,头脑中总出现阿芳那迷人的乳头和光光的下身。
我走阿芳旁边坐了下来,一下拉住了她的手:「阿芳,给我一次好吗?我真的很想和你有一次。」
此时阿芳像被我吓到了一样:「别这样,你喝多了,茜一会就回来了。别这样,别这样…」一边说一边把我往外推,身体往后挪直顶到沙发背上。
这时我哪里还管这些,心想都到这一步了,强姦也要把她干了!我一只手已从芳的领口插下,直接摸到了我久违法已久的人妻乳房。是的,芳的奶子比我老婆的要大一些,以至于我一只手无法全部捏住。
芳还在挣扎,不停地叫着「不要、不要」,我立刻吻了上去,当我吻到芳的耳朵时,感觉到她的反抗不再那么强烈了。这时我强硬地把芳的身子翻了过来,我两只手已可以同时捏往她的双乳,我使劲地捏着芳的那双奶子,痛得她直对我说:「轻点…轻点…求你轻点好吗?」
这时的我哪里还听得进去,我用下巴顶住芳的脖后颈,芳像只母狗一样趴在沙发上,我上半身全压着她让她动弹不得,其实芳现在已没能力抵抗我了。
芳不停地叫着:「别这样…别这样…」从声音里可以听出她的叫声越来越小。我的阴茎直接顶着她那圆圆的屁股,可以感觉到芳的屁股热热的,这时我左手还在捏着她的左边奶子,于是用右手快速解开她裤子的皮带,一下把外裤脱到了小腿下,这时一条白色的三角裤剌激着我的眼球。
我的小弟弟此时比正常要大出两倍多了,大脑和阴茎有一种充血的感觉,但我并未直接进入芳的小穴,而是先用右手从她三角裤的一侧摸进,天啊!我还以为她小便失禁了,她的小穴上全是流出的淫水。
我立刻把她的三角裤两侧捏在一起用力向上提,此时三角裤已变成丁字裤,我一提一放、一提一放,芳在那咬着嘴唇小声的哼着:「啊…啊…啊…」她越是叫,我越是兴奋,一把将她的三角裤拉下,直接就用三指: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,直捅到她的小穴里,「啊…」芳这时痛得大叫了一声。
平时和老婆做爱时,我也常常摸她的小穴,但是方法不一样,我会先摸摸外阴,等有了淫水再以一指进入,然后再两指,当然老婆的水也会越来越多;但对于芳,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,忍不住一下就进入了三指。
我不停地在芳的小穴里前后抽动,淫水也随着我的抽动一直往外流,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,匆匆脱下裤子,握着鸡巴一下就顶进了芳的小穴里。
我的右手此时满手都是芳屄里流出的淫水,很滑很滑;我下面一直用力地顶着芳的小穴,发出很大的响声,「啪啪啪…啪啪啪…啪啪啪…」以一秒钟至少进入三次的频率操着她。
芳这时小声地说着:「轻点,小声点…让人听到了…轻点好吗?邻居们都听到了。」我一边捅着她的小屄,一边说道:「不怕,这里是十二楼,没事,没事的。」
我两手不停地揉着芳的奶子,因右手满是芳流出的淫水,以至于把芳的奶子摸得湿湿的,此时她的咪咪又挺又硬,加之有淫水的润滑把两只奶子涂得均匀透亮,两个粉红色的乳头像两颗早晨滴水的樱桃。看着芳完美的身材、看着她完美的表现及配合、听着芳不时发出的淫叫声,我简直疯狂了。
鸡巴在芳的小穴里不住地膨胀,我干得更加卖力了,不断从她后面重複地进入,力量一次大过一次,而芳这时也放蕩得声音越来越大。而我每次的进入并未停留在她阴道里,而是完全抽出再次进入,这种感觉相信大家是可以感觉到的,那感觉真的太美妙了!
而此时芳的小穴已充份发挥出她的能量,淫水真的很多,太滑了!我无法想像一个女人面对着偷情、强姦会表现得如此放蕩,我想她和进做爱可能从未达到如此高潮吧!
我一边闭着眼,一边感觉着一次次的插入带给我的美感与剌激,我更加疯狂地用力抽插着芳的小穴。突然芳大叫一声:「啊——」我只感觉自己的阴茎让什么东西紧紧地夹往了,那种感觉像是被一团火辣辣的东西完全包围着,很烫,但很爽。虽然只有短短一秒,但我完全可以感觉到那一秒的真实,那一秒让我直至现在都回味无穷。好了,不卖关子了,我只是想把当时的感觉清楚地告诉大家。
芳大叫一声,几乎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转过身一掌把我推开,然后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羊羔般光着身子跑到沙发旁蹲在那里,双手摸着下身哭了起来。她一边哭一边指责着我:「你怎可以这样!你是不是人呀?」
我有些害怕的轻轻走到芳旁边小声的问:「怎么了?」可她只是低着头并不正眼看我,一边「鸣鸣」的哭着:「不要你管!你是不是变态的呀?怎么可以这样…」
我一头雾水,正为着那一秒的快感而感觉到兴奋,怎会说我变态呢?我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我用手轻轻的扶了下芳的肩:「对不起呀!其实我早就想和你做一次爱,但苦于你是进的妻子,我们又是朋友。唉!都是我的错,下次不敢了,你原谅我好吗?」我一边说着,一边向芳表示着我违心的歉意:「都是因为你太美了,我们又多喝了两杯,你想想,面对着这样一个美女有几个男人不犯错呀?对不?」
芳一下打开了我手:「滚!你说些什么呀?你捅到我那里了!」说着「噗」的一声笑了起来。
啊!原来刚刚芳过于兴奋,下面淫水很多,而淫水有润滑作用,而我又喜欢把鸡巴完全拔出再进入,刚刚当我把鸡巴拔出时,由于太过兴奋,一下插错了地方,把我的阴茎在芳毫无準备的情况下强行完全插入了她的屁眼里,所以才捅得芳一下就蹲在了那里。
「对不起!对不起!」我连说了几个对不起,瞇笑着说道:「怎会这样?失误,失误,失误呀!都怪我。但你刚刚也太兴奋了,不是吗?你屄里流出的水太多了,我都快爽得上天了,闭着眼插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。还痛吗?」我问道:「来,让我看下。」
「我才不让你看,滚远点!就你会说话。今天的事要让进和茜茜知道了,看你怎么办?」说着芳对我看了一眼,起身一拐一拐的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「听茜茜说我还不信,你真的挺能搞的,真的挺烦,是不是每次都把茜茜搞得死去活来呀?」
「哪里哪里,今天特兴奋,所以才会这样,主要是你让我感觉今天特好!」我笑着答道。
「就你嘴甜!茜茜就是这样让你骗到手的吧?你是不是常和茜茜这样做呀?我们进从没这样做过。」
「哦!那你可以把你的第一次给了我,是吗?」
「去你的!就你最坏!你和茜常肛交吗?」
其实我也从未和老婆这样做过,但出于对芳的戒心,我只好一口带过:「是呀!」
「那茜第一次是不是也这样?」
我无法回答了,只是一口气答道:「是呀!第一次嘛,都差不多。呵呵… 哎!别老提茜茜行吗?现在是我俩在一起呀!来,让我看一下你的小屄现在怎样了。」
「别来了,我下面挺痛的,真的。」
「让我看下,我看看需要处理下吗?」
芳转过身又双手撑在沙发上趴了下去,让她圆圆的屁股和粉红色的小穴展现在我眼前。刚刚一切都太急燥了,以至于我从没好好看看芳的小屄,粉红的薄薄的两小片肉包裹着那颗小肉粒,而下面的小洞成菊花型,这应是传说中的「菊花屄」了,很难得一见的,进这小子可有福了,让她遇到这样的小屄,难怪刚刚我那样爽呢!而刚刚我误入的肛门,此时可以看到在肛口处有一小块血,一定是刚刚太用力把她的肛门撕裂了。
看到芳的小屄,此时又挑起我的性慾,小弟弟马上有了反应,我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芳圆圆的屁股,来回地挤压着她的小屄,一边问着:「还痛吗?」芳没回答,只是闭着眼,呼吸越来越急促。
我并不即时进入,一边挑逗着芳:「好美的小屄呀!我想你想了好久了,今天终于让我满足了。」我的手指慢慢挤压着芳的外阴,不时轻轻以两指进入她的小穴里,芳闭着眼,呼吸、身体都随着我手指的抽送而配合地颤动着。
我感觉大脑及阴茎的充血量让我有窒息的感觉,真的太兴奋了,我不断快速地抽插着芳的小屄,先是两指,然后三指,感觉芳的小屄越来越鬆弛,而叫不时发出的叫声也越来越大。
我趴在芳身上,轻轻把头靠在她耳边说道:「想更剌激、更爽些吗?要不要更粗大的东西?」芳此时已进入了高潮,轻声答道:「我要…我要…快… 快点搞我,别折腾我了,快呀…」
我知道芳此时在享受着我用手带给她的快感,于是立刻起身,跑到厨房冰箱里拿出了一根早上小保姆买的茄子快速回来。芳此时还闭着眼,双腿分开躺在沙发上,我走近芳身边一下压在了芳身上:「我来了,给你带来更多的高潮。」说时迟那时快,我用拿在手中的茄子一下插入芳的小屄里。
由于茄子是早上放入冰箱的,现在拿出早就冰冻至极,芳一声大叫:「啊!是什么东西?好痛呀!」我答道:「好东西,让你爽到上天的东西。别动!」
我一边用茄子插着芳的屄,一边用手摸着芳的奶子,小声的说:「爽吧?爽吗?」芳呼吸急促的回答着:「是的,很爽,好像把我下面全插满了…轻点,轻点…」这时我哪里还理会芳叫我轻点,拿着茄子不住地往她屄里猛插。
芳用手挡着我拿茄子插她屄的右手,大声叫着:「我够了!我够了!」然后握着我的右手,自己控制着进入的深度。当然我也不会把她给插坏了,毕竟要是让进知道了,我还可以说得过去呀!
我用茄子猛力地插着芳,而阴茎则兴奋到硬梆梆的翘起紧紧贴在芳薄薄的肚皮上,每当我大力猛插下去时,芳就大叫一声:「啊..好粗…好深…」随着芳的不停大叫,我的精液全喷到了芳的肚皮上。
此时茄子都有点变色了,因为上面沾满了芳流出的淫水,已盖过了它本来的颜色。
我一射精,全身都软了,软软的趴在芳柔软的身体上。此时芳睁开眼看到了我手中的茄子,假装生气地说道:「你真坏呀!刚刚就是用它来插我呀?你可真变态!」我色色的一笑道:「爽吧?这东东用处可真多呀!」
此时结束总感觉有点什么还没有说完,但又想为自己保留下一丝丝属于我快感。要大家看了有感觉,请多多支持,好文章还在后面。
故事讲完了,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芳有没有告诉进,我和她发生的一切,但我可以保证我老婆一定是不知道的,因为我没说,相信芳也不会告诉她,我们那一天的云雨之夜。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进,毕竟阿进告诉我,他也很想搞我老婆,但不知道他能不能得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