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 合肥新闻资讯 > 生活社区 >

超长宅学生活的困惑_生活

2020-04-27 15:16| 作者: 合肥新闻资讯|来自:

  央视网消息(记者 霍筠霞):从原计划开学的2月算起,这个超长寒假又额外过去了60多天,尽管已有部分地区中小学开学复课,但受疫情影响,北京等大部分地区的小学尚无明确的复课时间表。在这个漫长的假期里,孩子们从盼着假期变长,开始想念同学、老师;家长们也从忙着给孩子防疫,转而担心起他们的身心健康、学习进度……专家指出,在疫情带来的冲击和考验下,小学生的心理疏导必不可少,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,都要密切关注孩子们的心理变化,适当进行减压训练,这样才有助于开学后帮助孩子尽快重新适应集体生活。

  楚楚:悄悄剪了小猫的胡子

  春节过后,一直没有开学的楚楚除了和妈妈去过两次超市,就是经常和家里的小猫玩。妈妈记得3月初,楚楚拿着一根胡子,问爸爸:“咱们家小猫掉了一根胡子,它的胡子为什么这么硬呢?”爸爸说:“是啊,还挺扎人的。”

  第二天,楚楚又拿了一根小猫的胡子给爸爸:“爸爸你看,小猫又掉了一根胡子,妈妈也觉得奇怪,跟着一起研究起来。后面几天,楚楚接二连三地拿着胡子问,爸爸觉得这不太对劲儿。爸爸妈妈跑到小猫那一看,发现它的几根胡子没了。一问楚楚才知道,她拿着剪刀,把小猫的胡子给剪了。

  被剪掉胡子的小猫慢慢

  楚楚的异常举动引起了妈妈的反思,“确实没有好好陪她,她总对猫又抓又抱的,后来猫都躲着她了。”疫情以来,爸爸妈妈大多在家办公,由于要处理日常的工作,即使天天在一起,也没能腾出太多时间陪她,楚楚和小猫玩的时间反而更多。

  楚楚妈妈说,一年级没有明显的学业负担,这两个多月来也没有见到同学,楚楚每天在屋里走来走去,显得很无聊。开视频班会时,楚楚看到同学们隔空打招呼,还大声哭了起来。

  在这之前,楚楚在自己的房间门上贴上“一年级(6)班”的纸条,已经在家玩了两个月的“扮上学”,一会儿扮学生,一会儿扮老师。按上学的时间起床,到了放学时间还会背着书包和妈妈说:“我回来啦。”楚楚说:“特别想开学,因为太想同学了。”楚楚妈妈对过早开学有一定担心,怕活泼好动的楚楚不能坚持做好防护。

  小岩:两个月长胖了10斤

  五年级的小岩每天会按时主动在线学习,无缝衔接,学习效果由下夜班的爸爸检查。“这方面孩子也挺自觉的。”妈妈很放心。

  在北京本地新增病例基本消失的日子,爸爸本已打算让小岩出门透透气,可面对接踵而来的境外输入病例,考虑再三,爸爸改变了主意。小岩相对内向,妈妈说:“时间长了,他都觉得在家也挺好的了。”

  小岩最近一直在看的书

  小岩从寒假至今没出过家门。小岩家一墙之隔是一个较大的鞋城,起初爸爸担心返回务工的人员太多,楼内租户也多,不安全,干脆让他留在家里。就这样,小岩每天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了两居室的60平方米范围内,两个月时间,他长胖了十斤。爸爸觉得两害取其轻,“长胖总比得病好。”

  从班级的一次视频连线中,小岩妈妈发现,“原来瘦的孩子还那么瘦,胖的变得更胖了。”由于寒假前的体能测试成绩是及格,这次,妈妈更加担心小岩的体质。经常陪他在家做做下蹲起这样简单的运动,并每天给小岩规定了一小时的运动时间,但是效果甚微。“楼下住的是老人,也不敢带着孩子总蹦蹦跳跳的。”

  最近,面对越来越喜欢宅在家的小岩,爸爸妈妈商量最多的是得带他下楼走走了。

  依依:妈妈从吼她到给她写信

  新学期第一天网课结束了,依依把数学作业记错了、语文作业漏写了,妈妈没等下班就打电话吼了她,挂了电话有点儿后悔。这段时间,妈妈发现她大声吼依依“你干嘛呢?”依依转头就用质问的口气吼了妹妹。“看来得注意一些方式方法了。”

  晚上十点半到家,依依已经睡了,妈妈给她写了一封信。信中附带着列了几个她能达到的小要求,主要内容是对依依进行了理解和鼓励。第二天一早妈妈就出门上班,母女俩并没有当面交流。下午两点半,依依按照妈妈的要求准时交了作业。妈妈说:“孩子大了,光吼她是不对的,但这个年纪确实自觉性还不强。”

  妈妈给依依写的信

  依依妈妈春节一过已经恢复了正常倒班,“不在家的时候真焦虑,怕她没学习。在家开着门担心吵她上课,关上门又怕她开小差。”平时姥姥辅导依依功课多一些,最近姥姥做了白内障手术,课本上的小字看着费劲了。妈妈的无力感渐增,只能在工作和孩子中间尽量找平衡。

  说起这段超长的宅学生活,妈妈最大的感受就是四年级的依依对学习放松了,2月中旬,妈妈就提醒她,“其实你已经开学了”,可依依并没有感觉。刚上了几天新学期的网课,依依学校的授课方式是直播的,妈妈希望老师能通过开摄像头的方式,及时掌握孩子的学习情况。“但确实有的孩子会不停地说话,老师没办法正常讲课。”就像每天上午十点,依依班级老师都会用微信群答疑,可孩子们经常就打招呼刷起了表情包。妈妈说,“老师原本是好意,但现实中这个群的答疑功能基本可以忽略了。”

  除了担心学习,依依在三年级时已经近视260度,妈妈觉得她最近使用电子产品过于频繁,“度数肯定涨了。”至于什么时候去复查,妈妈说:“等开学后吧。”

  承承:和爸爸妈妈抢电脑用

  “耶!终于不用和你们抢电脑了。”承承欢呼雀跃。他所在的学校,4月13日开始第一节网课,和之前以复习课为主不同的是,这次开始教授新学期的内容了。为了缓解排队用电脑的情况,妈妈从网上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。

  承承的新电脑

  春节一过,承承的爸爸妈妈就轮流在家办公。家中的一台电脑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几乎无歇。“在北京出现境外输入病例前,本以为孩子不久就可以返回学校了,也就没有做再买一台电脑的打算。”承承爸爸觉得,孩子还在低年级,怕他有了自己的电脑不自觉,长时间使用影响视力。

  之前的复习网课,每周五老师都会下发新一周宅家计划的课程表,时间段标注的很详细,但是承承几乎每天的学习时间都从下午开始,一上午爸爸妈妈要轮着用电脑处理工作,有时11点多趁着大人准备午饭,承承会开始早上的课程。就这样,课表上的时间成了摆设。偶尔电脑闲置,承承学习不到20分钟,就被爸爸打断了,“来来来,先起来一下,我有事要处理。”

  两个多月的学习在断断续续中反复。妈妈觉得,“一是不能时时督促,再有孩子的学习时间太过零碎。”而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养成习惯的关键时期。尽管老师也想了不少办法,建了各种讨论群、互助小组。爸爸还是觉得上网课缺少上学的仪式感,“但是特殊情况,也没更好的办法了。”承承倒是觉得“网课很方便呀,想暂停就暂停,还能无限重播。”

下一篇:没有了
Copyright 2006-2014 cdyikeda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合肥新闻资讯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